第九十七章 去往何处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九十七章 去往何处
        弘历遵照了瑕月的遗言,没有以皇后礼下葬,不行guo丧,堂堂一朝皇后的丧仪,竟是比寻常妃子还要简便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葬地,弘历并未将瑕月附葬于裕陵之中,而是单du建了一座陵寝,将之葬入其中,只有极少数人知道,在这座陵寝之中,除了葬有瑕月尸骨的棺椁外,另外还有一座空棺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弘历为自己留的,他之前虽修建了裕陵,但在瑕月死在他怀中的那一刻起,她就决定了,百年之后,裕陵只葬衣冠,他真正的尸身葬入瑕月的陵寝之中,与她生同衾,死同穴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以瑕月皇后的身份,可以与他同葬裕陵之中,但瑕月毕竟是继后,只是附葬,真正同穴的是富察明玉这位元配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,想要生死在一起的,只有瑕月一人,没有第二个,也无需再有第二个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是凌若亲口劝弘历放手,但丧钟响起的那一刻,她仍是心痛不已,这些年,瑕月一心一意为弘历,纵然弘历被巫术所mi的那几年,也不曾改biàn,想尽办法替弘历解除巫术,救其xing命;这一切的一切,她都看在眼中;可惜,这一切终归是到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郁结,再加上天气渐寒,凌若病倒在chuang上,虽太医jing心照料,却少有起se,虽后渐jiàn病愈,但这身体却是大不如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瑕月走后,弘历原想放知春几个出宫去安享晚年,但他们都不肯走,最后只得留他们继续在坤宁宫当差,一切仍与以前一样,只是……少了一个最该住在这坤宁宫中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永琰,瑕月过世当天,就被送去了阿哥所,这孩子自幼在瑕月膝下抚养长大,倏然离开,自是百般不适应,yeye哭闹,不睡入睡,嚷着非要回坤宁宫不可,嬷嬷们虽使尽法子,却也拿他没法,原想着过些日子就好了,哪知永琰始zhong无法适应,之后更发起高烧,虽有宋子华的liang药在,但永琰非要见了瑕月才肯喝药,无奈之下,只得禀到弘历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永琰虽非瑕月所生,但他与瑕月qing如母子,于弘历而言,他犹如瑕月留下的唯一一点血脉,自是紧张不已,当下将之接到养心殿,亲自照料,而永琰也成为第一位有幸入住养心殿的皇子,就连昔年的永琏与永璂也没有这个幸。

        永琰被接过时,整个人都烫得很,昏昏沉沉,每一次冷帕子敷在额上不久,就会变得温热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五正指挥着宫人换帕子之时,身后突然响起弘历的声音,“永琰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五连忙回过身行礼,恭敬地道:“启禀皇上,十五阿哥一直昏mi着,奴才想尽了法子喂药,但始zhong喂不下去,以致这热度也未能退下。”说着,他恭身请罪,“奴才无能,请皇上责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历叹了口气,道:“罢了,让人再去煎一碗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待得小五吩咐下去后,弘历到chuang榻边坐下,永琰虽在昏mi之中,但他因为发烧而干裂的嘴唇一直在不断张合,隐约有声音发出,但太轻,令人无法听清,直至弘历俯身将耳朵贴在其唇边时,方才听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额娘……皇额娘……”听得这三个字,弘历好不容易借着堆积的奏折压下去的心痛顿时又窜了上,在四肢百骸里蔓延,痛得双手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墨缘文学网;https://wap.mywenxue.cc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