孽火

第969章 百思不得其解

        陆剑的样子很滑稽,眼角处还有一道明显的疤痕,看样子才刚愈合不久。秦承炎之前告诉我,他在回都城的途中就识破他了,气得把他揍了个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剑的样子很滑稽,眼角处还有一道明显的疤痕,看样子才刚愈合不久。秦承炎之前告诉我,他在回都城的途中就识破他了,气得把他揍了个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他身形消瘦,估计也是吃了不少的苦。可能是杜明熙授意他来找我,否则他没事不会来秦家大宅子,毕竟风马牛不相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奶奶,请你跟我回杜公馆吧?贝勒爷交代我无论如何要把你请回去,不能再寄人篱下。”他说得不卑不亢,倒令我莫名一阵难堪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本想拒绝他的,但想着秦承炎因为我被人冷嘲热讽的场景就难受不已,于是就道:“你先回去吧,我过些天就跟小铃铛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奶奶,贝勒爷交代我要接你走。”陆剑很固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不行,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明天再来接少奶奶你,还请你不要为难我,否则贝勒爷不会放过我的。”他深意地看我一眼,又道:“还请少奶奶给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剑委曲求全的样子令我甚是唏嘘,加上我自己心里也纠结,就答应他明天去杜公馆。秦承炎去苏州了,得今天下午才回来,我总得要跟他讲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待陆剑走后,我准备去藏书阁找一找关于婚姻之类的律例,打算主动跟杜明熙离婚。这一块儿我读书时没有太过关注,所以了解甚微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辈子太短,我既不想委屈了秦承炎,也不想委屈了自己,所以摆脱杜明熙是眼下重中之重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宅子的藏书阁在三进院落的东侧,要经过月吟那边。那女人现在疯疯癫癫,倒是成为了宅子里炙手可热的人物,一天天的有好些人去看望她,但大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从小径路过的时候,正听到月吟在哼唧一首曲子,竟是娘的那首红遍大江南北的歌。我一愣,忙走进了些,她唱得还很好听,比娘那撕裂般的嗓子好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天这么冷,咱们先回屋歇着吧,你要喜欢唱的话,过两天我找个戏班子来给你唱几场戏。”讲话的是秦天印,想不到他还在都城,我以为又去苏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印,咱们还是尽快去苏州吧,眼下局势不太好,谁晓得那老郎中会不会搬家,到时候就找不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瑜居然也在,还很焦急的样子。我倒是好奇她找老郎中做什么?明明杜明熙就是医生,与月吟关系那么亲,也算近水楼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
https://wap.mywenxue.cc 墨缘文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