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8章 百思不得其解 (2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第968章 百思不得其解 (2)
        秦天印有些不悦,“搬家了就搬家了嘛,娘现在身体不好,难道不应该多陪陪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我治病不也是为了你吗?二叔的儿子马上就要成亲了,到时候先你一步生下秦家长孙怎么办?你这家主之位他们本就不服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不是怪你?谁知道你以前做过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能生孩子?你不能生我再纳个小妾就是,瞎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好啊秦天印,我还活着你就想着要纳妾了?你给我把话说清楚,是不是勾搭上哪个女人了,你说啊你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秦天印和沈瑜一直住在苏州是为了治病,她不能生孩子么?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这一吵起来就不得了了,闹得满院子鸡飞狗跳。但那些护卫都无动于衷,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吟也没有受影响,依然哼唧着曲儿,哼着哼着就变了调,唱的是:十里繁花,不如烟波故里。绫罗映娇柔,胭脂美红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记得,这是秦振南当初要我辨识的那张帛画上的一段字,怎么月吟也晓得呢,还是唱出来的。难不成,那几张被金门世家的人争得头破血流的帛画上,不过是拓了一段名不见经传的曲子?

        但世家对那几张帛画和鬼玺可算是趋之若鹜,所以我猜,洛家灭门跟这一定有关系。而月吟极有可能知晓点儿什么,只是眼下她疯了,讲的话也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在唱,我仔细听了听词句:“微雨红尘,不敌命中注定。一怒亦贪念,一笑亦痴嗔。芸芸浮生,不若眼眸凝遂。衣袂翩翩起,从别成追忆。声声吟,渐渐轻。纤纤素手解罗裳,一夜风云一夜糊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月吟唱这曲子的时候十分深情,并未因为疯癫而吐词不清。我很纳闷,莫非这就是那四个印玺上所篆刻的东西?这分明只是一首曲子啊,听着似乎不代表任何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为何金门世家的人都把它当成宝贝似的,这其中是有猫腻还是误会?我没有再去藏书阁了,回到院子把这句话写了出来,反反复复地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微雨红尘,不敌命中注定。一怒亦贪念,一笑亦痴嗔。

        芸芸浮生,不若眼眸凝遂。衣袂翩翩起,从别成追忆。

        声声吟,渐渐轻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