孽火

第978章 成全我

        我的香港之行安排在了十二月下旬,正好旺生要给一个英国客户送货,会途径香港,我准备到时候一起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香港之行安排在了十二月下旬,正好旺生要给一个英国客户送货,会途径香港,我准备到时候一起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恐怖的是,我们还没来得及去香港,都城早报上就登载了香港沦陷的消息,我拿着报纸翻来覆去地看了许久,心头有种无法言喻的悲痛:因为娘还在香港。

        情急下,我慌忙打电话去香港,却已经打不通了。我坐在房间里愣了很久,感觉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以为和娘的感情并不深,也不会太过牵挂,可当知道她可能遇难后却悲情不已,这仿佛是从血液里渗透出来的悲凉和难过,是那份母子间的感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茫然地环视着屋子里,眼泪不知不觉就流出来了,止都止不住,最后控制不住趴在床上伤心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瞳正在院外和小铃铛玩耍,听到声音忙跑了进来,抱着我的腿一脸关切地道:“娘亲,娘亲你为什么哭哭啊?是肚肚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铃铛也跟了进来,轻轻推了推我,“姐姐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没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好跟她们俩提娘的事情,忙揉了揉眼睛又坐了起来,把小瞳抱在了怀里。她昂头望着我,用手指头一点点抹去了我脸上没擦干的泪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亲不哭了,瞳瞳都不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娘不哭了,娘没有瞳瞳乖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牵强地笑了笑,没跟她们俩提关于娘的事情。她可能并没什么危险,只是我想多了。但我心头那份莫名的悲痛一直在持续,感觉真的像有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思来想去觉得不安,又打了个电话给秦承炎,是龙三接到的,说秦承炎已经往我这边来了。于是我忙把小瞳交给小铃铛,急匆匆跑到了大门口,往街边去等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远远的,街头走来了一个人,穿着深灰色西装,外面套着一件黑色毛呢风衣,头上戴着顶绅士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我还没看清楚是谁,待他走进时才发现,是杜明熙。他从寒风中走来,街道两边光秃秃的风景树仿佛都成了他的背景,看起来满身肃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年多没见了,他似乎沧桑了好多,两鬓居然有了些许白发,不再那样风流倜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我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对他的怨恨好像忽然间没那么深了。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,为何陆剑没有提前通知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
https://wap.mywenxue.cc 墨缘文学网